pluto

贾正 未念(日记体)(1)

“这么多年”
“我希望他是我男朋友”
“可他不是”
“他们都曾经觉得他是”
“可他不是”
“他们都已经相信他果然不是”
“我却……还希望”
“他是”

Dear  Diary :

          我之前问过他,

      “我是你最喜欢的人吗?”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有些局促的低下头说,“是啊,我最喜欢昊昊了~”

          我看着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突然觉得很没意思,脱了衣服洗了澡就上了床,把身子陷到柔软的被窝里。

         就这样陷进去了……我出不来了……

        

       我到底……有没有见过他?

       如果见过,那往后岁月自欺欺人的怀旧和欺骗撒谎从何而来,他施了什么罪在我身上?

      如果从未见过,那为何那些细枝末节我记得那么清晰?格子衫,贝雷帽,小白鞋,还有那张和现在一样局促不安的脸。

      从见面那个被我偶然摔破的杯子,那段无意看见的自述……

      往后岁月,皆是无意,皆是偶然。

      谁都没错,没人能怪那年廊坊下的雪。没人能笑话躲在墙角哭的少年,没人能歌颂我日复一日的暗恋。也没人能出于善意回报我一点一滴的卑微。

       没人。

       那年撒过的谎,那些骗过的人,谁无心看见了,谁有意记下来。

       到最后

       下了一场大雪蒙了少年执手前行的路

       撒了一个谎骗了少年为他转动的心

      就像他永远不明白

      我刚刚说的喜欢

      对于我,是何等意义。

                                  ——摘自黄明昊的日记
        
  
  

       

      
        

盲念 (日记体)农靖(1)

“我只是一颗残破的夜星。”
“所以我等不来太阳无私的照耀我”
“也照样等不来月亮温柔的拥我入怀”
“我只能乖乖的,让那无边的黑夜”
“吞没我”

Dear Diary:
          我到底有没有骗过自己?
          如果有,为什么那些细枝末节在身体里跳动的如此清晰,可挡在我青春镜头前的他的脸为何逐渐模糊,像氤氲着水雾?

         如果没有,那那些自欺欺人的粉饰和安慰又从何而来?无数次午夜梦回,无数次心怀侥幸却落到这般地步?

      我是否真的经历过?

      是否真的感受到覆在唇上的温暖,是否真的在他的肩头熟睡?是否真的听见那句——

  “我爱你,不是喜欢你,是爱你,我爱你啊。”

     我爱你。
 
     外边落下的黄昏,哪个班的孩子棒球打碎了音乐室的玻璃,狼狈的落在地面上,我被惊醒,昏昏沉沉的收拾残局。落在透明玻璃上那滴让人无法忽视的鲜血 是否真的是我们最后的结局

    你当时真的害怕的嗓子沙哑带我去包扎了吗?你那年真的握紧我的手凝视我的眼睛动唇想要说出那几句话吗?

    自行车上少年宽厚的背,泛着粉蓝色的天空。玛格丽特和迷失香的味道在你送我的花盆里荡漾 。少年修长的手指拂过额头,奶声奶气的撒娇拖着长音说 “就算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不偏袒你——但我最偏袒你啦~”

     彼时尚未落进你眼底

     未来何时能期许

      回首忘却

      怕早已

      人去楼空

  

                                  ——摘自尤长靖的日记

我是不是该更文了?

开学之后有可能就不会怎么频繁更 看情况。反正我写的烂也没人喜欢估计你们不会在意……┐(´-`)

性感蒸煮激情二十四小时在线发糖 1

我叫司琉(46),是朱正廷的亲梅竹马。

话说我看着那个人长大

半夜拉我去蹦迪结果忘带钥匙最后在寒风街边吃烤面筋,被我一路骂回家。

为了报复我之前不小心把脱毛膏不小心弄到五百万身上,

所以当着我的面欠嗖嗖把耗子药放到我养的仓鼠嘴边。

我就不多说了,我再也不养宠物了。

七夕节没人陪点了几根蜡烛拿起刀和我演鬼故事,在我们互掐完成后又拉我去楼顶唱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江南皮革厂倒闭了,老板(黄明昊)带着小姨子(朱正廷)跑了”

“(黄明昊)还我血汗钱啊!!!!!!!”

(你要是知道你老公之后是温州人估计你不会唱这首……)

以上诸如此类,我被这位仙子点化过后,从来没有慌过,就算是铁锅炖自己,我也可以说

“小场面,别慌”

可是我现在

表面稳如老狗

心里慌得一bi

因为我好像写他的同人被他发现了??

每次我一开始打字他就会厌恶(?)的看向我然后远离旁边的黄明昊。

???

我还在原地发呆咬吸管时候

只见朱正廷拉起我逼我和他正对面说话

司琉:靠朱正廷你饶了我吧……尼玛黄明昊在咬牙啊……

朱正廷皱了皱眉头,仿佛很讨厌刚刚接触我抽出旁边的纸巾擦了擦手

(朱正廷:哎呀刚刚吃披萨弄脏手惹~)

我的心顿时好像被扎了一下般低下了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咬着唇

(司琉:哎呀妈呀这次让黄明昊帮我去贿赂朱正廷得要多少水果软糖啊……嘤嘤嘤,你们以后结婚我不要随份子钱了!!!)

“你……明明写着的文——”

“我知道是我错了是我不该写你的同人文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有顾忌到你,你可不可原谅我,我不想和你绝交,对不对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把你写受了,不,是以后都不写了 对不起,对不起!!!!!!!”

“啥??额……小起司你在说啥子???你写我同人文???”

“……嗯……对”

“哦,我,早就知道,了呀”

【微笑ing~】

“啊啊啊啊???!!!!!!你早就知道了?!” 

“对啊,给你赞赏最多的就是我”

看着昵称【46王道】昵称我陷入了沉思

尼玛你们真sky人才

“那你……那你刚刚要说什么……”

“我想问你写的文明明标注了he为啥子be咯”

“因为突然想be咯”

“啊啊啊啊你这个魔鬼偶要掐洗你”

“那你觉得该怎么写……”

“其实我觉得这里初遇有点突兀那个巴拉巴拉库几苦几………………”

“嗯嗯嗯,对,对对对我也觉得,也是……”

黄明昊:???我是不是该在车底??



【尤攻】我家养着小木乃伊~

“农农我一直在怀疑内,你不用洗澡吗”

“不用呐~不过要洗也可以吧”

“似吗?那,是不是把绷带拿掉就可以了吧【兴奋脸】”

“……尤长靖你在想什么?”

“嗯……农农你那么聪明应该知道我在想什么”

“啊啊啊,不要扯”

“来~我抱你去洗澡”

光溜溜的陈立农小木乃伊只能拿来一张餐巾纸趴在尤长靖的肩上去洗澡。

贾正【渴望被吃掉的小红豆】 短篇小剧场

今天也要努力被吃掉~

黄明昊是一只小红豆

每一天努力上班

每一次好好洗澡

每一天香喷喷的脚踏起跳板,噗通——

浮在了红豆汤上,游啊游,漂啊漂,然后拿出小毛巾。

揉揉脑袋,喷喷香水,努力喝上几口红豆汤,鼓的大大的,然后到最显眼的地方——

努力被吃掉!

可是

今天,又   没有    被   吃   掉

朱正廷看着这颗小红豆可爱的样子,用汤勺在汤里转圈,黄明昊牌小红豆在漩涡里转的晕晕的,却黏到了朱正廷的汤勺上。

只见朱正廷抬起手,把勺子移到嘴边,

终于要被吃掉了吗??!!

啊呜——


朱正廷骚操作抖了下勺子,黄明昊牌小红豆又掉了下去……

好丧

今天还是没有被吃掉……

开心

今天还是没有吃掉它~



【贾正】甜脑洞文 心口鹿

黄明昊有一个特异功能,就是凝视对方心口处的时候

能看见一只鹿。

对,就是“心有一只小鹿在乱撞”的小鹿

在他眼里,少年人的鹿总是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没办法——乱撞的频率高了些。

年长一些人的心口鹿会比较有自己的风格。有的烫头很朋克,有的纹身特社会,有的叼着烟一脸沧桑,有的浑身一身腱子肉,把乱撞演绎成了跑酷艺术。

小孩子的心口鹿到底是活泼过头,上课措不及防的被点名,看见帅哥美女的悸动,起跑前也要疯狂的先撞上一波再说。

社会人的心口鹿也许是懒了些,胖鹿也不少。有的看见自己心爱的明星是嚷嚷着说“哎呀不行不行,我要掉坑,啊啊啊恋爱了”但是心口鹿却慢条斯理吸着烟“就这水准?老子才不撞嘞”

黄明昊因为这项特意功能观察到了很多反差萌——

比如看起来风流无比的大帅哥的心头鹿却不谙世事。表面文静柔弱的小姐姐心口鹿却纹着身骑摩托奔驰在阳光大道上。比如乍一看古板闷沉的人心口鹿却实力cos偶像,遇到偶像音乐恨不得在大街上跳应援舞 。

到了之后——他在十六岁的末尾喜欢上了一个男生
—朱正廷

那个人比他打了很多岁,心口鹿却是一只俏皮的花斑梅花鹿,可那只心口鹿却毛色沉闷——到底也是成年人

他开始倒追,开始使小性子。

每天早晨的荷包蛋,故意放在一个衣橱里的衣服,到最后却沦为百万衣服垃圾袋。在摄像头前转动手指上的戒指.不肯安分坐在椅子上去索要水果软糖。偷偷看超话里的糖,更加故意去演绎。每一次关切的问候,每一次在夜里的辗转反侧,每一个只属于他的夜晚。还有那个——只属于他的熊抱

当然,还有那只不管不管,撞到头破血流的心口鹿。

可是对方的心口鹿却从来没有撞过。

他感到无比的心酸和疲惫,他通过镜子看着的心口鹿疲惫的望着他,委屈的揉着满头包,它好像在说“我好累”

可是他依然抑制不了,每一次的心动。

每一次,每一次,撞的头破血流。

每一次,每一次,对方的无心问候

到了后来,他渐渐疏远朱正廷,渐渐远离他……

可是对方却找上门来,看着黄明昊呆呆的害怕的样子,白了白脸,终于说出来“我也……我也喜欢你啊……你不要……不要这样……”

可是黄明昊抬起头看着对方无动于衷睁着大眼的心口鹿,仰起头咬着牙说“你个骗子,朱正廷,你个骗子……”

他扯下他的围巾,朱正廷害怕了,急促的呼着气。

突然 那只心口鹿在一瞬间哭了,他颤抖着身躯,用头撞着心脏……

一下,一下,又一下。

他看着那只心口鹿一直红肿的双眼,才明白——成年人总是想的多些,顾忌都多些,也比孩子要害怕些。曾经一度被人情世故压弯了腰,所以这只心口鹿才是一只俏皮的梅花鹿,却有沉闷的毛色,还有一双——一直红肿的双眼。

那只小鹿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吧……

一下,一下,又一下。

那只鹿就算是倒在血泊中,就算是头破血流,就算是哭到声嘶力竭,也在一下下冲过去撞着那颗心脏,那个是你爱的人,就是他,别让他逃走啊!不要放开他啊!

“昊昊,我真的,我真的没有骗你啊……”朱正廷染上了哭腔,扯着黄明昊第一次七夕节送给他的自己织的有些脱线的围巾,鼓起勇气一直盯着黄明昊的双眼,却还是哭起来。

黄明昊发觉刚刚的小孩气,连忙抱住他“知道了 知道了哥哥,哥哥你别哭,是我错,是我错了 你别哭了啊……”

对不起,我爱你啊!

朱正廷没来得及惊讶,一开始已经染上了哭腔,听见那句话又开始哭了起来。

外面的雨下了又下,却突然晴了起来。

两头鹿奔跑着,嬉闹着,走上了彩虹……跨越尽头

end

下一篇是奶尤农汤,反过来的.尤长靖能看见所有人的心头鹿 却独独看不见陈立农的那只心头鹿。

脑洞源——微博风小饕tie

(侵删)

与新任河神恋爱的第29天 脑洞智障的欢脱甜文 1

尤长靖的烤鱼吃完了,准备去公司后方小池塘钓鱼。

作为一个明知过敏还自我欺骗吃虾的人这点觉悟总是有的,所以他并不觉得池塘里的鱼不干净。

毕竟他自己已经偷偷摸摸的偷了门卫大爷的钓鱼竿不知多少次了,因为每次烤完鱼都会分给门卫大爷,所以那位蠢萌的老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今天去的时候可不妙,自己的宿舍钥匙掉进了池塘里。正在发愁,哪知池塘里竟涌起一股漩涡。

可小尤却,无比无比无比淡定。

“哇~~~拿手机拿手机,开直播”小尤开心的打开了直播,向粉丝们彪着主唱大人的高音欢快的表示“看见没?你们的爱豆尤长靖,就算是钓个鱼,都能搅出风云~~~”

西柚的红釉:粉丝行为,勿上升粉丝,谢谢。

我是尤长靖的男粉:你可以骂小尤傻,但你不能骂他胖!

我是尤长靖的女粉:男粉你猖狂了!!不过是个有籽的西柚!!哼╭(╯^╰)╮

陆小芙的闺蜜林超泽:混入其中

8哥:尤长靖你是在说rap吗??

琳琳公主:不错,比你上次交的作业好多了

我是大猪蹄子蔡徐坤:这个时候就让我人类观察家蔡徐坤出马!放着我来!!

看着他们的吐槽,尤长靖翻了个白眼,转头一看,却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从水里…………从水里升出来??

之间那个人穿着一身古代的衣裳,长发飘飘,眉目如画,乍一看还以为是个仙子。

我朱正廷才是仙子:看见我叫什么了吗?——朱尤组合再也没有了,断了,断了,说什么朱尤ok~~~~

“我是河神陈立农,请问你掉的是这串金钥匙,是银钥匙,还是这串普通的钥匙呢?”

尤长靖有点呆——这个河神软萌的台湾腔是什么鬼??河神还能出国界吗??

山西养生丸子异:大冬天的怎么可以在河里玩呢?我这里有上好的一串糖……

【蔡徐坤管理员已把山西养生丸子异屏蔽】

次日,头条出现【蔡徐坤王子异感情破裂,居然和这句话有关!情侣一定避开这些误区!】    【异坤不在,丞坤粉们表示无比激动】      【洋灵出面澄清竟是为了七夕撒狗粮上热搜!!!】     

山东大鹅福西西在线偷菜:金钥匙

林超泽的闺蜜奶粉袋上的小芙:金钥匙

黑历史最多的李希侃:金钥匙

很丧的罗正:金钥匙

陆小芙的闺蜜林超泽:尤长靖你把我们宿舍钥匙弄丢了!!??楼上你们的重点怎么在那里啊!!话说那个人是谁啊??又是那个公司派来和我们u和亲的??玉皇大帝吗??

尤长靖的西柚太太:我是粉了一个什么爱豆?

尤的海底捞:尤长靖你不是掉了钥匙……你是掉了河神……

尤长靖呆愣了一会,看他长的一脸奶样,居然放下了心态,关闭了直播就想把陈立农给拽上了换衣服。

河神也要换衣服,河神也要换衣服啊!!对不对

但是他没有把他拽上来

陈立农很正经的说“我是新上任的河神,工资还没拿,还不能走,再坚持半小时,应该就可以了。”

………………吃鱼吗?我刚烤的

………………吃,谢谢。

于是两个人在北风瑟瑟中吃着烤鱼渡过了半小时

尤长靖就像作为不良的传销团体三言两语把陈立农骗走了。







《育儿法则》贾正甜饼 温馨向(有一女——小fafa)

(可爱的贾正女孩把自己代入进“小女儿”,也可以哇~)

黄明昊坐在独角兽小板凳上给小女儿扎着头发。

平常看朱正廷灵活的用修长的手指给女儿扎出高高的马尾,还不忘细心的编出细长的麻花辫。最后用双手缕一下,马尾又变得蓬蓬的。

光看着 自是觉得简单非常.

可是一上手,就麻烦了。朱正廷坐在沙发上给大儿子检查功课,自是无暇顾及,

(听你扯听你扯,还不是你自己想给女儿扎头发把朱正廷哄开了)

他笨手笨脚缠上发圈,又怕弄疼了小女儿只好用手指再轻轻拿下。小女孩不解的拿出镜子来照了照,说“阿爸,你怎么还没弄好哇,是不是不舒服?”

小女孩歪着头坐在独角兽小板凳上,抱着范丞丞大儿子送给他的软软粉蓝色独角兽,仰头看着自己蠢蠢的爸爸。

黄明昊耸耸肩,故作忧伤的说“是爸爸太笨了,没法给小花朵扎好头发”

“唔……那爸爸再扎一次”

黄明昊揉揉女儿的头发,最后只能扎出一个披肩公主头。冬天倒是保暖。

他有些忐忑的把镜子拿给小花朵,只见她有些惊讶,然后摸了摸头发,原地转了一圈,一下子抱住黄明昊,趴在他耳边说“爸比扎的头发比爹地的好多了~~”

说完就跑到朱正廷旁边和爹地看电视了。

黄明昊开心的都想把范丞丞种的菜都偷来给女儿了,到最后只能偷偷在自己日记上写“小fafa夸我了,好开心”

另一边

朱正廷看着黄明昊上了楼梯去房里,应该是去记日记了,噗呲。

紧接着就拉拉女儿的小手说“小花朵有没有按照爹地教你的夸夸爸比啊?”

“有哦,我很听话的~~~爹地你说爸比要给你扎头发就要多多鼓励他~~”

“嗯,小fafa最乖啦~~~那你夸什么了?”

“唔……我夸爸比扎的头发比爹地好看~~~”

看着女儿一本正经的说出来后,朱正廷的自尊心遭到了细弱的打击……

可是看着女儿纯真无邪的脸也只能说“还是你爹地我给你扎的头发好看,晓得不?”

“嗯……都好看都好看啦~~~”

“也行……都好看都好看……话说黄明昊扎的这个头发还真不错”

他想起之前一次他戴假发办玛丽莲梦露,下了台黄明昊偷偷的给他手忙脚乱编了一节麻花辫,最后还是自己觉得不好看,嘴硬说了句“咱们回家扎……在这里影响我发挥”

思绪撤回,他抱起女儿坐在自己膝上,皱了皱好看的眉眼“小fafa你又瘦了哦,是不是最近又感冒了,告诉你了不要老跟着范丞丞家大儿子往外面跑啦~最后回来了又是两个小鼻涕精……………………”

他还在说着,正在下楼梯的黄明昊倒是从一开始都听到了。

“鼓励我?噗呲,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那次扎头发吗?他还记得,也是,我们都没忘。哪天抽出时间给朱正廷和小fafa织毛衣~我一定要赢过朱正廷!!————什么??小fafa老是和范丞丞家儿子往外跑??不行我得注意点。感冒的话,等会出去囤点感冒药吧,顺便给兄弟们买礼物材料,回家自己做。再买点蜂蜜,廷和小fafa都不喜欢吃苦的………………”

他想了一大串,最后只是下了楼和自己老公和女儿坐在沙发上,看着偶像练习生的重播…………

外边下雪了……

兄弟们有的陆续进了门,陈立农带着自己做的奶茶,尤长靖拿出自己新出的椰浆饭新品。王子异带了黄明昊想要囤的感冒药,小鬼拿出给小fafa买的新衣裳,和炮仗??林彦俊拿出一大堆零食,嘴里的小面包尤为瞩目,蔡徐坤和范丞丞拿着火锅材料和大白菜…………(这里只写奶泡团了,省略号代表其他小哥哥,当然不是说小哥哥们只配省略!!!小哥哥不写了,不过他们的关系肯定也一样杠杠的,而且他们各自有了孩子你自己想哪个cp就联想吧)

房里的壁炉闪着暖光,他们的头上和绒帽上粘着稀疏雪花.

有的背后还跟着各自的孩子,一瞬间热火朝天。

这一幕,格外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