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uto

少如樟

我是一个很念旧的人,习惯在思想的小船搁浅时捡拾时光的回忆。

它们通常是以碎片的形式出现,所以不免显得零零碎碎,不成样子。

有时一段回忆浮现出,总是会偶然一惊“原来那个时候还发生过那种事”

接着就想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结果总是想不起来,不了了之。

我想那些年的恩恩怨怨,我想那些年不成文的八卦,我想——那些少年

突然一个高大的少年的背影闪过,摇摇毛茸茸的寸头,扯着领口在前面奔跑,只可惜天上太阳光太大。

闪瞎了我的狗眼。

但,那个少年最终也在时光里搁浅,跟着别人溜了。

写到这里,我突然笑了出来。

“当年的我,也许从没想过——有一天,未来的她。

也会如此淡然平静的诉出自己那年的故事,像唱一首漫长的歌一般,触到时光的屏障,反弹回来,声音逐渐消失。”


评论(1)

热度(2)